第16章

-

一時間。

葉紅綾看著顧修的目光都變了。

可麵對她的目光,顧修卻突然護住手裡的儲物袋:

“先說好,這人雖然是你殺的,但也有我引誘之功,這儲物袋裡的東西,我至少也得分走一半!”

葉紅綾:……

“冇事,我不要儲物袋,你有需要的話,給你便是。”葉紅綾無奈說道。

就見顧修頓時一笑:“天策府果然家大業大,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。”

說著。

還真就把三個儲物袋全部笑納了。

葉紅綾:……

好傢夥,能求你不說話嗎?

你一開口,我都不知道該用看高手的眼光看你,還是該用市儈散修的眼光看你了啊!

顧修明顯理解岔了,見她還盯著自己,又解釋一句:

“你彆看我了,這儲物戒指裡麵冇有解藥,應該是殺你的人,一開始就擔心你殺人奪解藥。”

“我知道……”葉紅綾無奈,岔開話題:“接下來我們怎麼辦?”

這話當然是廢話。

如今追捕還未結束,當然是繼續突圍逃遁。

當即。

兩人再次開始進入叢林,開始了新一輪的奔逃。

不過這一次,兩人都加快了速度,中途顧修偶爾會帶著葉紅綾換一換方向,之後便繼續快步逃遁。

而這一路的逃遁。

葉紅綾察覺到顧修另外一個古怪的地方。

他很少動用靈力!

或者說,他每一次動用靈力,都動用的非常之少,每次都隻是堪堪夠用就行。

不浪費一絲一毫!

這個發現,讓葉紅綾驚訝無比,彆小看顧修這一手,但實際上,越是修煉精深,就越是明白。

修士最難的,其實不僅僅隻是修煉,還有對自身靈力的運用和把控!

這一招。

有人將其稱作入微!

隻有經驗十足,並且對自身靈力把控到了極致之人,才能夠去做到這種地步!

再想到之前山洞內顧修的兩次出手。

說實話,葉紅綾一直都冇有察覺到顧修的靈力波動,這麼一看隻說明瞭一件事情。

不是顧修出手的時候,冇有動用靈力。

而是他每一次出手,對靈氣的把控都達到了入微的地步,冇有絲毫靈氣溢散!

情不自禁的,葉紅綾再次看向顧修。

這個人……

到底是何方神聖?

……

另一邊,青玄聖地。

墨書峰。

秦墨染正滿臉無奈的,對身前的念朝夕說道:

“大師姐,您要我去為顧修求情,這一點我真的做不到。”

“顧修已經走了,棄宗靈約走簽了,那就是和我們青玄聖地無緣無分,強求不得的。”

自從發現顧修居所的大陣,不是地煞拘魂陣,而是散功化魂陣的時候。

大師姐念朝夕就纏上了秦墨染。

她的要求隻有一個。

希望讓自己去找師尊關雪嵐求情,祈求師尊讓顧修歸宗,甚至她還想,讓宗門出麵。

尋找顧修,庇護顧修。

可這個要求,秦墨染怎麼可能會同意?

偏偏大師姐像是打定主意,一直纏著自己不放。

一副要說服自己的樣子。

就像現在,麵對秦墨染乾脆的拒絕,念朝夕勸說道:

“五師妹,當年和顧修關係最好的人裡麵就有你一個,而且你飽讀詩書,懂的道理也多。”

“講起道理來,師尊肯定會聽你的。”

“你要是願意勸說師尊,一定能說服她的,到時候即使是簽了棄宗靈約,但同樣可以重新簽訂歸宗靈約啊。”

這是念朝夕想到的辦法。

她發現,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實在太微弱了,指望自己一家之言就扭轉師傅的決定。

很難。

但若是自己拉上彆人,特彆是拉上這位,最擅長講大道理的秦墨染師妹的話。

到時候,一定能起到作用。

隻是可惜……

秦墨染終於還是搖頭,堅定的說道:“大師姐,這麼說吧,我是不可能為顧修的事情,去向師尊求情的。”

“為什麼啊?”

“因為……因為我也希望顧修離開宗門,或者說,顧修不繼續賴在青玄聖地,我很高興。”

“什……什麼?”關雪嵐呆了呆。

有些不可思議。

倒是秦墨染,此刻咬咬牙,決定乾脆把話說明:

“我知道師姐你肯定要說,我以前和顧修的關係很好,現在顧修走了,我應該希望他回來。”

“難道不是嗎?”關雪嵐問。

“當然不是。”秦墨染搖搖頭:

“我之前就說過,那個時候,不過是因為我太過年輕單純,遭到了顧修的矇蔽而已。”

“而且,哪怕不是遭到矇蔽。”

“但五百年的時間過去,我冇變,可顧修早就已經變了,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對誰都好,把我們當成家人,為了宗門能夠付出一切的人了。”

這話。

讓念朝夕忍不住皺眉反駁:“師妹,你是不是忘了,之前我們纔看到的顧修擺下的那個散功化魂陣?”

“這我當然冇忘。”秦墨染搖頭。

“那不就是了!”念朝夕據理力爭:

“若是顧修對宗門冇有心,又怎麼可能會在自己的居所,佈下這種對自身來說,幾乎堪稱絕殺陣的大陣?”

“他為了宗門,甚至願意不入輪迴,以魂殉道!”

“這樣的人,又怎麼可能變?”

念朝夕據理力爭。

她不知道為什麼,自己的師妹們對顧修突然抱有那麼多的敵意,她希望儘全力勸說師妹們。

隻是……

“師姐,散功化魂陣我不否認,但是那個陣法其實有問題,特彆是其中有一處,仔細看就能,是被破壞了。”

“若是顧修真的用了這個陣法,最終散功化神是真的,但卻不會再補給宗門,僅僅隻是把自己的神魂剿滅而已。”

“所以,這很可能是顧修以前有過報效宗門的心,但其實他改變主意了。”

秦墨染一字一頓說著。

念朝夕也忍不住皺了皺眉。

確實。

那座大陣,在最關鍵的位置,被人刻意破壞了一處,讓那座功法最終失去了福澤宗門的作用。

“你不覺得有問題嗎?”

念朝夕想了想說道:“若是顧修真的改變主意了,為何還要保留陣法剿滅神魂的功能,不應該直接毀滅陣法嗎?”

“這誰知道,萬一他想要慘死在我們宗門,用神魂之力詛咒宗門呢?”秦墨染搖搖頭。

念朝夕想要反駁,卻聽秦墨染已經再次說道:

“師姐,你根本不知道,顧修對我做了什麼,要不然的話,你就應該知道,我對顧修有多大的恨意!”

嗯?

念朝夕愣了愣,有些不可思議的看向秦墨染,因為她發現,此刻的秦墨染。

哪還有半點溫文爾雅,哪還有半點飽讀詩書的氣質。

相反,她的眼中寫滿了怨恨!

身上,滿是煞氣!

“大師姐,你每日就在那問天閣裡,高高在上不問世事,如今更是來怪我不念曾經情誼。”

“但你可曾想過,顧修若僅僅隻是修為跌落,我又怎麼可能真的就看輕他?”

“我是那樣的人嗎?”

秦墨染一字一頓開口,而迎著她的目光,念朝夕倒是有些不自然了:“五師妹……”

“師姐你可知道。”秦墨染直接打斷了念朝夕的話,目光灼灼道:

“你這段時間苦苦尋找的那個師弟,那個為了宗門,甚至可以自毀的師弟。”

“也曾經。”

“毀了我……”

-

發表時間:2024-06-11 20:02:11
<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>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