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婿最風流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神婿最風流

神婿最風流
神婿最風流

神婿最風流

佚名
2024-05-27 21:03:36

三年前,未婚妻被惡少淩辱,為救未婚妻秦平怒進監獄,出獄後卻發現她竟與那惡少結了婚。 獄中獲得無上傳承,害我者,血債血償!欺我者,求死不能!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安泰帶來的人看見秦家門口站著一個男的,上前就問:“你就是秦平?”

“是我。



秦平淡淡的掃了一圈,視線落在了人群後麵的安泰身上。

他自然是認識安泰的,當初在拘流所的,安泰不止一次的出麵打招呼,讓人好好的‘招待’他,他是不會忘記的!

“我以為你關了三年,出來了會知道安分守己,好好做人,冇想到你還是跟以前一樣,不知好歹!”

安泰從人群中緩緩走出來,“原本我還想放你一條生路,既然你如此不識好歹,就彆怪我無情。



說完,安泰一揮手,帶來的一眾保鏢立即將秦平團團圍住。

“給我好好教訓他!死活不論!”

“是!”

保鏢說著就要掄起手中的棒球棍,朝秦平身上招呼。

“住手!”

就在此時,劉雪琪快步從車上下來,推開圍著的保鏢,看向安泰:“安總,這是發生什麼事了?有什麼不能好好說,非要動手不可?”

安泰認出了劉雪琪,淡淡道:“原來是世侄女,不過是一點小事,不妨事!”

“既然是小事,不知道安總能不能賣我一個麵子,大事化小小事化了?”

安泰看了一眼劉雪琪,又看了一眼秦平,“世侄女認識他?你可知道他是什麼身份?他一個剛從牢裡放出來的勞gai犯,跟這種人走在一起,隻會降低自己的身份!”

劉雪琪淡淡的笑著:“安總恐怕是誤會了。

秦先生是我請來給我父親治病的,他醫術高超,連協會的楊醫生都甘拜下風,恨不得拜他為師!”

“世侄女怕是被他騙了!他不過是一個不學無術的無賴!”

“是不是被騙我自有分寸,不過今日有我在,誰也不能動秦先生半分,否則就是跟我們劉家作對!”

於公於私,今天劉雪琪都要護住秦平。

安泰臉色一愣:“小劉總這是要鐵了心要跟我們安家唱反調了?”

“我們劉家不願意跟任何人為敵,但為了保護秦先生,我們也不怕跟任何人為敵!”

話音剛落,又從後方駛來四五輛黑色轎車,停下之後,每輛車下來了四五個保鏢,行動迅速的跑上前擋在了劉雪琪和秦平前麵。

剛纔劉雪琪冇第一時間下車,就是打電話叫人了。

此刻兩邊對峙,周圍的氣氛瞬間凝結。

“我是看在你父親的麵子上叫你一聲世侄女,既然你不識抬舉,那也彆怪我以大欺小了!”

安泰怒了,決定不再對劉雪琪客氣。

“動手!”

安家的十數名保鏢立即上前,氣勢全發,不過三兩下的功夫,就已經將劉雪琪帶來的保鏢打的落花流水!

劉雪琪嚇得臉色慘白,劉家的保鏢也都是訓練有素的高手,還有很多都是特種步隊退五回來的,誰曾想麵對安泰帶來的人,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擊。

秦平眼睛微眯,立馬看出安家的保鏢不是一般人,至少都是修煉十年以上的武者。

“世侄女,你帶來的人可都趴下了,你還打算護著他嗎?”

劉雪琪咬著牙,硬是伸出雙手擋在了秦平麵前:“秦先生是我父親的救命恩人,也是我們劉家的恩人!你要是想動他,先得從我身體上跨過去!隻不過,我可是我爸爸的掌上明珠,未來劉家的掌權人,動我之前,安總考慮過後果嗎?”

秦平輕輕拍了拍劉雪琪的手臂,淡淡道:“劉小姐,這是我自己的事情,讓我來處理吧!”

“秦先生你彆怕,今天隻要我還有一口氣在,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傷了你!”

劉雪琪語氣堅決,安泰微微皺眉。

一個區區秦平,他是不放在眼裡的,可劉雪琪的命,就要掂量掂量了!

雖然說他們和劉家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,但平白殺了劉家的女兒,給自己招惹一個敵人,那絕對是一個不明智的選擇!

可他不能因為一個丫頭片子,就放過秦平這個臭小子!

“世侄女,說來我也是看著你長大的,既然你今天拿命都要護著他,我也不好不給你麵子。



安泰思來想去,想了一個折中的辦法。

“秦平,隻要你今天肯跪下磕頭認錯,自斷一臂,發誓從此以後滾出江市,我便饒過你一命!”

劉雪琪本來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準備,冇想到還有峯迴路轉。

她有些為難的看著秦平,一時間不知道是該勸他答應,還是拒絕。

秦平輕輕將劉雪琪推到一邊,向前一步出,直接朝著安泰說道:“想要我下跪認錯,我怕你會折壽!”

“你!”

安泰暴跳如雷:“既然你這麼不識抬舉,那就彆怪我辣手無情了!”

他話音剛落,十幾名武者立刻朝秦平衝上去。

秦平不慌不忙的將劉雪琪推到身後的安全區域,隨後轉身的功夫,左手抓住一個武者的棍子,右手抓住另一個的肩膀,然後兩手一個巧勁,就將兩個人摔倒在地。

緊跟著又衝上來三四個,秦平就像是拎小雞仔一樣,一手攥著一個,統統扔到剛纔打倒在地的兩個武者身上,像是疊羅漢一樣,轉瞬間就疊了三四米高!

就看著剛纔還凶神惡煞的安家打手,此刻在秦平手上,就像是一個個軟腳蝦,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全都被跌成羅漢,一個個叫苦連天!

最後秦平踩著最後一個武者的腦袋,一躍三四米高,一個手肘撞上羅漢頂,重重的向下壓,濺起滿地灰塵。

劉雪琪是外行人看不明白,安泰卻是瞭解的,秦平這是廢了那些武者的修為,他們數十年的修煉,此刻都化為烏有,以後再也不能修行了,身子骨甚至比普通人還弱!

“好小子!看不出來你還有這等功夫!”

說話間,安泰眼神一凜,朝著秦平攻過來。

安泰出手狠辣,招式淩厲,比起剛纔那些打手,功力顯然更近一層樓,他出手的每一招都對準了秦平的死穴,顯然是要置他於死地。

但在秦平的眼中,這些不過是三腳貓的功夫。

他不慌不忙的應付著,像是在玩貓捉老鼠的遊戲。

一開始安泰還信心滿滿,可漸漸地就發現自己體力不支,反觀秦平越是愈發的應對得當,遊刃有餘。

就在他準備凝聚全力,奮力一擊的時候,秦平卻先一步遏製住了他的招式,在他的驚訝中,握住他的拳頭,往前用力一拉,再向下一折,輕鬆的斷了他的右手,緊跟著又抬腿在他左腿上踢了一腳,斷了他的左小腿。

安泰噗通以跪著的姿勢,跌倒在地。

“安泰,若是現在你肯跪下認錯,給我磕三個頭,保證以後滾出江市,不出現在我麵前,我便饒了你一命!”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