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

-

轉眼十年春秋已過。

早已換了人間。

夏日時節,橫絕山蒼翠疊綠,高聳入雲端,滿山的翠綠遍佈任何一個角落。

吳凡坐在一塊大石頭上歇腳,他放下竹簍,裡麵是一些靈草靈花,拿出用油紙包裹的大餅,就著鹽水,湊合了一頓午飯。

時間和風霜,在他這個曾經的吳王臉上,肆意的留下各種滄桑痕跡。

那個帥氣瀟灑,迷倒無數少女的英俊才郎,到底是成為了人見人嫌的滄桑大叔。

唉,老了啊。

人終究敵不過時間。

吳凡這一世修仙延生的希望,終歸是破滅了,隻能寄托在兒子身上,萬幸這小子還算爭氣,今年十二歲,就已經煉氣一層。

說不定此生有築基的希望。

想到這裡,吳凡心裡頓時熱烘烘起來。

身體上的疲乏一掃而空,將掌心殘留的麪餅渣滓一口吸入口中,又痛快的灌了一口水,起身繼續采摘靈藥靈草,好兌靈石,給兒子修煉。

過了橫絶山,就是大雍。

而橫絶山,無數人賴以生存之寶山,這座山長滿了各種奇花仙草。

其中最熱門的當屬靈芝。

靈芝不僅是築基丹的主藥,還是結金丹的主藥,哪怕年份不足,也有的是人要,根本不愁賣不出去。

但靈芝長在橫絕山五十裡以上,而那裡遍佈凶殘的妖獸,凡人去,簡直就是送死。

隻有築基修士,纔敢結隊前去。

可吳凡如今已經年過半百,壽元無多,近些年,愈發感覺身體不似從前,現在還能上山采摘藥材,再過十年,怕是再也登不上橫絶山了。

而吳凡一心想著利用生命最後的時光,為兒子多鋪幾步路。

讓兒子吳至誠能稍微輕鬆一些。

吳凡算了算,十年已過,大周王家覆滅的風波,早已平息,他可以回去了。

他在吳府的地下暗室藏了數萬靈石,這些靈石足夠買一枚築基丹。

希望那些靈石冇有被髮現。

另外當年王家覆滅的真相,他一直到處打聽,可小小的王家,實在是太過渺茫了,在修仙界,每天都有家族誕生,家族覆滅。

家族的生生世世,起起伏伏,在修仙世界,不會引起絲毫的漣漪。

吳凡心裡想著事情,不知不覺間竟然盤上了橫絕山四十八裡,若在平時,他到這裡就不敢再上前了。

但今天他決定冒險繼續向上攀登,冒險一試。

橫絕山五十裡之上就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濃霧,而這段濃霧足足有幾百丈,這也是橫絕山最危險的地方。

隱藏在暗處的凶獸妖獸的襲擊,會極為致命。

好在吳凡有危機提醒天賦,如果真有危險他大概有五分鐘的時間逃命。

但這個過程也是異常的艱辛,隨著攀登的高度越高,濕潤的石壁,結冰的山崖,隱藏在暗處伺機而動的妖獸,每一個都讓吳凡額頭的汗水多增一滴。

隻要發生一點意外,他就可能葬身雲海,從此徹底消失。

這次吳凡運氣出奇的好,百丈攀登結束之後,周圍視線再度清亮起來,吳凡的危機提示天賦並未啟用。

看來暫時冇有什麼危險。

吳凡鬆了口氣,擦了擦汗這時他才發現渾身濕透了,與此同時,或許是精神放鬆下來,他開始感受到來自四麵八方的寒意和冰冷。

洶湧而至的寒潮瞬間讓他的衣服堅硬的如同盔甲。

就在吳凡打算生個火熱一熱身子的時候,空氣中傳來一股奇妙的藥香。

吳凡循著氣味尋去,驚訝的發現在懸崖絕壁上的半截枯木上,竟然長著一朵火靈芝。

看上麵的藥紋,每一圈藥紋就是一百年,吳凡粗略一數少說七八圈,這居然是七八百年份的火靈芝。

完全可以當結金丹主藥的寶貝。

最低能賣三四萬靈石,如果運氣好,遇到急需的築基、金丹老祖,十萬都有可能。

“天佑我吳凡。”

吳凡搓著手正欲上前。

這時,危機警示天賦忽然亮出紅色提醒。

危險!危險!

吳凡驚愕間這才發現在火靈芝下麵的一堆白雪,竟然是一條銀色的一階銀色冰蟒盤踞而成。

若不是危機提示,他還真冇看出來那有條冰蟒。

因為這種冰蟒通體白色,能隱藏氣息,善於偽裝,築基修士有時候尚且找不到他們,吳凡更無法在茫茫白雪中將它們區分出來。

吳凡知道冰蟒在冰冷的橫絕山,性情慵懶,長時間冬眠,但如果有人輕易靠近,它還是會攻擊人類的。

這種一階妖獸,可不是吳凡能招惹的起的。

若是引來其他周圍的妖獸,他必死無疑。

吳凡十分不甘心的看了一眼火靈芝,猶豫了許久,決定還是作罷,他現在還有很多心願未了,不想這麼作死。

等日後了卻心願,他拚著老命也要摘下這一株火靈芝。

吳凡在沿途留下一些記號,悄然退去。

下山並不比上山簡單,一路上提心吊膽,可算在天黑前,回到了山下的橫絶村。

橫絶村內生活著一群以采藥為生的人,這裡有散修也有凡人,仙凡混合雜居,平時倒也相處融洽。

十年前搬到橫絶山,吳凡租下了一座有聚靈陣法的院子,價格不便宜,但為了兒子的未來他最後還是咬牙一口氣租了十年。

他剛走到大門口就聽到裡麵傳來對話。

“至誠你彆來來回回的轉了,我都被你轉暈了,你放心吧,吳伯伯不會有事的。”

說話的是個女子,聲音莞爾動人。

“唉,奇怪了,平時我爹回來的很早的,這天都快黑了。”

經過十年的生長,吳至誠才十二歲就已經長得一米八的個子,容貌清秀,做事沉穩,為人謙遜,村裡不少人都對他評價很高。

“對了,你爹呢?最近忙什麼?”

“誰知道啊,他神秘兮兮的,最近忙得很,不知道在乾什麼。”說話的女子托著粉嫩的雙腮,無聊的坐在板凳上,任由兩條細腿在凳子下晃來晃去。

此女是吳凡的鄰居陸道尋的寶貝女兒陸雪痕,四靈根女修,煉氣一層,今年才十一歲。

才十一歲就已經長開了,出落的落落大方。

吳凡和陸道尋關係極好,家中兩個小輩算是青梅竹馬,背地裡早就私定終身了。

但可惜吳凡這些年手上冇什麼積蓄,拿不出像樣的聘禮提親,心裡也十分焦急,這次重返大周,如能拿回那些靈石,完全可以用做提親之用。

陸道尋是散修,靠著自己摸索,居然在四十歲修煉到了煉氣八層,令吳凡十分佩服。

他主要的工作是靈藥販子,賺取差價。

看到吳凡滿臉疲憊的回來了,吳至誠一個健步上前迎接,順手接過竹簍,取出裡麵的東西,將空竹簍掛在牆上。

“今天可有什麼人找我?”

吳凡坐在凳子上抿了口茶歇會。

“哦,有,村頭的王郎中問,您上次賒的治療內傷的丹藥錢什麼時候給。”

“老王也是,不就是一塊靈石嗎,催什麼催。”

吳凡嘀咕了一句。

“還有,房東今天來了,說要我們在三十日內交滿下個十年的租金,否則就要咱們搬出去。”

聞言,吳凡剛遞到嘴邊的茶水忍不住放下了。

-

發表時間:2024-06-11 16:53:22
<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>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