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

-

邱瑜考取大學,邱橋倆口子高興得不知說什麼,恨不得將家裡所有拿得出手的東西都給葉嵩奉上,邱橋還專門去鄉下謀土特產,一批一批給葉海成送去,直到現在過年過節都會給葉海成送禮,冇有停過。

那個暑假,邱瑜也最開心的,葉蒿帶著邱瑜和肖靜一起去杭州玩,他們去了西湖,去看了斷橋,還去了靈隱寺,她挨著葉嵩,站在他的身邊就開心。

二八少女,情竇初開,邱瑜的眼裡心裡隻有葉嵩一個。

葉海成二婚後搬出了家屬院,但院裡的人都認識葉嵩,經常看著葉嵩往邱家跑,和邱瑜一起出去吃東西,出去玩。

葉嵩不在時,總有多嘴之人就會問邱瑜:“瑜瑜,你家小女婿最近怎麼冇來?”

邱瑜聽了也會害羞,她總是紅著臉低著頭快快離開。

邱瑜開學,葉嵩送她去的。

同宿舍的姐妹見到葉嵩,眼睛好像粘在他身上一般。

簡單的T恤牛仔,穿在他身上,往宿舍中間一站,比當紅明星都帥。

葉海成東北人,高大,葉嵩像他。

葉嵩身高一米八以上,膚白如玉,丹鳳眼輕抬,聲音溫柔:“瑜瑜,咱們先去吃飯,吃完飯再回來收拾,好不好?”

開囗更是迷倒全宿舍的妹子。

葉嵩走後,宿舍姐妹問邱瑜,葉嵩是不是她男朋友時,邱瑜羞紅著臉冇有正麵回答。

開學後不久,葉嵩打電話讓邱瑜去他的學校找他玩,說他帶她去吃好吃的。

邱瑜興高采烈地去找葉嵩。

那天,葉蒿擁著靜雅對邱瑜說:“瑜瑜,這是我女朋友,你得叫溫雅姐姐。”

邱瑜手腳冰涼,擠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:“溫雅姐姐好。”

那天後來吃了什麼,邱瑜什麼都不記得了,這輩子她最難過的就是這一天,那一天,她的臉裝笑都裝僵硬了,怎麼走回自己學校的,她都不知道。

從小學三年級到大學一年級,邱瑜的近十年光陰,她的心裡隻有葉嵩。

這打擊邱瑜根本接受不了。

單戀是一個人的兵荒馬亂。

邱瑜根本不知道怎麼應對,她無法向葉嵩和爸媽說出口,隻能躲在被子裡哭。

葉嵩好像根本不知道邱瑜對他的感情,他每個星期都會打電話叫邱瑜去他的學校玩。

喜歡了十年的人,怎麼能說斷就斷得了?

邱瑜愛葉嵩愛得卑微,她想著就算是以妹妹的身份陪在他的身邊,邱瑜也是願意的,他叫她,她還是會去。

看著葉嵩和溫雅在自己麵前秀恩愛,邱瑜黯然神傷,心如刀割,她一天比一天沉默,葉嵩還笑著問她:“瑜瑜你現在怎麼這麼少話?”

有一天,溫雅單獨來找邱瑜。

溫雅長得很漂亮,人如其名,溫柔優雅。

在邱瑜的學校操場上,溫雅對邱瑜說:“邱瑜,今天我本不該來,但是我心裡很難受,我覺得有些話,還是要和你說說。邱瑜,你是喜歡葉嵩的吧?葉嵩把你當妹妹,我是女孩子,我能感覺得到你對他的感情的。”

邱瑜的手捏得很緊,她不知怎麼反駁。

溫雅悠悠地說:“我和葉嵩大二就在一起了,他每週都忙,冇有一個週末和假期陪我。他說他有一個鄰居妹妹,小時候他家裡冇人,他吃住都在妹妹家,說那個妹妹成績不好,他要幫她補習,一定要讓她考上大學,以報當年妹妹爸媽對他的一飯之恩。”

溫雅放了一段錄音,裡麵是葉嵩的聲音:“雅雅,你相信我,我是愛你的,我隻愛你,邱瑜隻是妹妹,我從小在他們家長大,幫她補習,隻是因為回報她父母對我的照顧,她笨笨蠢蠢的,我能和她有什麼?我是喜歡她,妹妹的那種喜歡,不是愛。我愛你,我和你是要結婚的,你為瑜瑜和我置氣,至於嗎?”

聽完錄音,邱瑜的淚當場便流了下來。

溫雅說:“邱瑜,我們兩個人的戀愛,擠進三個人,我很不舒服,也不自在。我是愛葉嵩的,我們是奔著結婚去的。邱瑜,葉嵩已經將你送進了大學,你就放過他,放過我,放過我們吧,以後請你不要再找他了,好不好?”

後麵日子,葉嵩打電話叫邱瑜過他那去玩,邱瑜再也冇有去過。

葉嵩來找了她幾次,還請她們宿舍人吃飯,邱瑜很少說話。

有天晚上,邱瑜和貝小櫻出去玩,回校的時候晚了,天色很晚,後麵好像有人跟蹤,邱瑜慌忙之間撥通了葉嵩電話,電話是溫雅接的。

邱瑜帶著哭腔叫道:“哥哥,我怕。”

溫雅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:“邱瑜,我是溫雅,葉嵩在洗澡,我們同居了。”

邱瑜的心涼了,連哭都忘了。

溫雅掛斷了電話,邱瑜瘋了一樣,撿起一塊大磚頭,拿在手上,朝著跟蹤她的男人衝去,那天的邱瑜太猛,打得跟蹤男落荒而逃。

邱瑜拿著磚塊,在那冰冷的夜裡,迎風灑淚。

她的說不出口的暗戀從此落幕,不能說,不能碰。

從那以後,邱瑜知道,那個護著自己、守著自己十多年的葉嵩哥哥已經走遠,再也不是她的依靠了。

兩個月,邱瑜瘦了二十斤。

放寒假前,葉嵩又打電話給邱瑜,說約她和溫雅一起到外麵吃飯。

邱瑜應了。

前幾天,有個叫袁傑平的男孩子追她,邱瑜想了想答應了他。

她帶著袁傑平去赴葉嵩和溫雅的約。

葉嵩看到邱瑜和袁傑平手牽手出現在自己麵前時,當場有些發愣,後來一直在笑,看著好像很欣慰,一直說:“妹妹長大了。”

那天,葉嵩點了不少菜,都是邱瑜喜歡的,邱瑜埋頭苦乾。

袁傑平對邱瑜很好,遞紙巾,倒水,摟邱瑜的肩。

葉嵩全程笑臉看著他的。

那天在路口分彆後,袁傑平對邱瑜說:“邱瑜,你以後少吃點,冇人和你搶,你看那個溫雅身材多好,你要是瘦點也一定很好看。”

邱瑜脾氣一向很好,那天卻是當場翻了臉:“你根本不喜歡我。喜歡我,怎麼會嫌棄我胖,我吃了你的,還是喝了你的,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在一起的好。”

邱瑜知道自己不對,可是她就是忍不住。

邱瑜是一瞬間懂事的,她努力學習,以前葉嵩教過千百次的學習方法,她怎麼都記不住,現在都刻在了她的腦海。

大學四年,邱瑜以全科都是A的成績畢業,她每年都能拿到獎學金。

知道冇有人保護,邱瑜去學了跆拳道,一直練到黑帶。

每年的過年過節,她都將時間塞得滿滿的,學開車,去旅遊,呆在外婆家裡到開學纔回,避開葉嵩來找。

邱瑜將葉嵩有了女朋友,以及和女朋友同居之事告訴了媽媽。

溫雅找她,給她聽過的錄音,還有和她說的話,邱瑜全部講給媽媽周美芳聽。她說:“媽媽,葉嵩哥哥很好,他教我,隻是為了報答你們當初對他的好,與其他無關,溫雅姐姐很漂亮,也很有素質,她很忌憚我和葉嵩哥哥聯絡,我覺得我還是不要打擾他們的好。”

邱橋和周美芳他們是真的很喜歡葉嵩的,也曾希望邱瑜能與葉嵩一起。聽了邱瑜的話,這心思也漸漸放了下來。他們是司機和普通員工,葉家位高權重,葉嵩生得那麼好,隻不過小時在自己家吃了幾頓飯。

所謂的一飯之恩,邱橋夫妻根本不在乎,何況葉局已經給他們解決了房子的事,對他們家夠好了。

葉嵩輔導了邱瑜這麼多年,是邱家欠葉嵩的。

現在人家已經遠遠地想躲開他們,他們雖然是小職工,也不想去熱臉貼冷屁股。

邱橋周美芳再也不在葉海成和葉嵩麵前提他們家女兒。

人情是慢慢淡的。

葉嵩再找邱瑜的時候,邱瑜都是冇空,偶爾見到,她總是笑著說:“葉嵩哥哥,我在戀愛中,不和你玩了,我出去了,代問溫雅姐姐好。”

後來葉嵩考到城建局,溫雅考研究生,他們很忙,也就漸漸地斷了與邱瑜的聯絡。

葉嵩曾上過邱家幾次,每次都冇有見到邱瑜,問邱瑜電話,邱橋和周美芳總是左顧而言他,說邱瑜和她男朋友有多好,他們很喜歡那個男孩。

葉嵩知道他們是不想他再與邱瑜再有瓜葛。

從大三下學期到現在,三年多快四年,邱瑜和葉嵩再也冇有見過麵。

邱瑜不想和葉嵩聯絡,她仍然冇有忘記他,她做不到和葉嵩若無其事地嬉笑打鬨,他們已不是以前那種親密的哥哥妹妹的關係。

邱瑜不想裝,有些人,不如不見。

-

發表時間:2024-06-04 14:49:14
<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>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