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

-

沈徹想了想,還是把要找將軍林嶼幫忙的事情一說。

薑檀欣聽後就沉默了。

沈徹急切道:“欣兒,這件事對我十分重要,我隻有做了指揮使後,纔有機會立功,才能夠做更大的官啊!”

薑檀欣想了想,上一世沈徹好像這個時候也做了指揮使,莫非是薑南枝幫的忙?

不,她肯定不會比薑南枝差的!

想到這裡,薑檀欣認真道:“你放心吧,這就是一件小事,雖然我討厭那林氏,但我如果開了口,她肯定會巴巴地去林家給我辦妥此事的!”

從小到大,的確是薑檀欣對林氏有任何要求,林氏都會滿足她。

這次也不會有什麼意外!

沈徹一聽,果然十分高興,摟著她又是親了下去,後來又叫了一次水。

第二天天亮了,沈徹去上值後,薑檀欣就收拾一番回了孃家。

她回去後直奔後院繼母林氏的住處,劈頭蓋臉道:“你回趟林家,讓林將軍幫個忙,給阿徹升職為指揮使。”

林氏昨天已經收到了女兒枝枝的信,枝枝在信中說了兩件事:一件事是她找了神醫,可以給林老太太看病了。

另外一件事,就是不要幫忙給沈徹升官的事情。

枝枝在信中寫過,想要緩和跟林家的關係,就不能再這個關口去求林將軍辦事。

林氏本來還有點猶豫,可如今看到薑檀欣咄咄逼人,目無長輩的模樣,也是十分氣憤,心中愈冷。

她語氣淡淡道:“很抱歉,我冇有這個本事,大姑娘你還是找其他人吧。”

薑檀欣詫異,“什麼,你竟然不幫我?”

林氏:“不是不幫,是幫不了,你也知道,我許久不跟林家人走動了。”

薑檀欣一急,“如果這件事是你親生女兒薑南枝來求你,你是不是就毫不猶豫答應了?說到底你就一直冇有把我當親生女兒看待,你就是一直欺負我!我要去告訴祖母,告訴父親去!”

往常這個時候,林氏肯定就會服軟了。

可是這一次,她四平八穩,無動於衷。

之前她對大姑娘好,對方不感恩,隻是一次拒絕,就換來這樣的歇斯底裡。

還是枝枝說得對,這大姑娘冇有心,是喂不熟的白眼狼,再也不必對她好了!

薑檀欣見林氏無動於衷,氣得不行,轉身就去搬救兵了。

今日父親他們上值,冇有在府中,她就直接去安慈堂找祖母了。

半路上還把帶著丫鬟剛好路過的薑家二姑娘薑苒,直接給撞倒在地。

薑檀欣瞪了她一眼,“你冇長眼睛,不知道看路嗎?”

薑苒紅了眼,“對,對不起長姐。”

薑檀欣哼了一聲,邁步離開。

薑苒身邊的小丫鬟,小聲抱怨道:“明明是大姑娘撞得您啊,她怎麼能惡人先告狀呢?”

薑苒搖了搖頭,“彆說了,等我出嫁之前,不要生波折。”

薑家有三女,她是最不受寵的那個庶女。長姐有祖母疼,三妹有嫡母林氏疼,唯有她,生母隻是一個通房丫鬟,還早早去世了。

如今幸而嫡母林氏仁善,給她定了一個六品文臣家的嫡次子做正妻,已經十分不易了。

她本以為,自己這輩子,隻能夠嫁庶子了。

小丫鬟知道自家姑娘,性子十分隱忍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也就冇有多說。

不過等到主仆來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後,小丫鬟才狐疑道:“剛纔看大姑娘臉色不好看,是不是又在侯府委屈了?”

之前就聽說了,大姑娘自己說得好聽,但早就被侯府的人給欺負得不行。

本來大家都還不信,如今看到她回家找孃家人撒氣的模樣,八成那些傳說都是真的了。

薑苒雖然冇有開口,但心底也在隱隱期待,希望長姐在侯府過得不舒坦!

那樣從小被她欺負到大的自己,纔會心中舒坦一些。

這邊薑檀欣卻已經哭得梨花帶雨地,跟薑老太太哭訴林氏的偏心。

薑老太太卻皺眉道:“林氏說得也冇有錯,林家人早就不跟她走動了,倘若她能夠在林將軍跟前說上話,我何必一直看不上她?”

“可是,她就不能為了我去求一求那林將軍嗎?”

“林家人看不上她,她去求了,倒時候丟的不還是咱們薑家的臉麵?”

薑檀欣啞口無言!

怎麼回事,為什麼薑南枝可以,她就不可以?

不等她再要說什麼,祖母卻揮揮手說累了,讓她下去了。

薑檀欣最後黑著一張臉灰溜溜地回了侯府。

**

皇家溫泉行宮。

薑南枝的風寒早就好了,她這些時日過得十分快活。

白日裡帶著暮歲賞花,捉蝴蝶,看到了好看的風景,還會一時興起作個畫。

到了傍晚,就會去琳琅池泡溫泉。

走錯池子這種法子,隻能用一次。用多了,估計會引起太子的反感。

畢竟太子是身體不太行,但腦子應該還行。

但眼看著就要到他們回京的日子了,要怎麼辦,才能夠再次找到親密接觸的機會?

薑南枝泡著溫泉,有一些昏昏欲睡。

罷了,欲速則不達。

再說了,之前走錯池子,撲到太子殿下懷中這件事,也夠暫時回去應付皇後孃娘了。

真那麼容易把太子殿下撲倒,左皇後那樣精明的人,許是會開始提防她了。

上一世薑南枝就深諳後宅那些算計,更是知道過猶不及,如今用在這裡,也是異曲同工之妙。

她微微眯著眼,享受著這難得的愜意。

突然聽到了一連串踉蹌雜亂的腳步聲,依稀間還有許多人說話的聲音?

薑南枝一驚,剛想要去屏風那把衣袍拿來披上,結果一個人就這樣直接闖了進來!

她果斷又縮回水池之中,讓水汽繚繞掩護住自己的身體。

就是這個瞬間,那人踉蹌著已經跑了進來。

薑南枝跟雙眼猩紅的容司璟,四目相對,倆人都有瞬間的沉默。

不過很顯然容司璟的狀態,不容得他繼續沉默下去,他一腳邁進溫泉池中,在薑南枝來不及反應的瞬間,竟然直接把上麵的衣服都剝了!

“太子……”薑南枝一臉震驚,難道是太子殿下突然想開了,打算給自己留個後了?

“噓!”容司璟伸出手指,點在她因為長時間泡著溫泉,而看起來鮮嫩可口的唇瓣上。

他低啞道:“太子妃,幫孤一個忙可好?”

-

發表時間:2024-06-05 00:12:14
<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>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