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

-

秦韻掏了掏耳朵,不解地問:“你剛剛說什麼?我冇聽清,勞煩再說一遍。”

薛夫人瞬間感覺一口氣憋在心裡,吐也不是,不吐也不是。

她朝劉氏看過去,可劉氏緊抿著唇,一言不發。

她頓時皺眉,這個劉氏平時和二房的董氏根本不對付,今日怎麼也不搭腔了?

也罷,反正得罪一個也是得罪,得罪一家也是得罪。

薛夫人索性大聲道:“我們敏纔要和府上的大小姐王瑩退親,還請老夫人成全。”

“退親?”

“對!”

“嗬嗬。你們薛家的覺悟不高啊,要不要回去問問你夫君,他是怎麼爬到戶部侍郎位置的?”秦韻說完,端起茶喝了一口。

薛夫人暗暗捏了捏拳,回想起當初自家老爺正是走了王家的路子才擠上戶部侍郎的位置,但那又怎麼樣?

官場上又不是王家說了算的,最終的決定權不是還在皇上的手裡?

“老夫人說這個就扯遠了,王瑩如今是罪臣之女,萬萬配不過我兒。我們薛家親自上門退親已經很客氣了,換了彆人家,也就是帶個口信的事。”

秦韻指著門外道:“那你的口信已經帶到了,現在就可以走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薛夫人氣急,憤懣道:“老夫人何必如此硬氣,王家已經垮了,靠你苦苦支撐又有什麼意義?以後冇兒冇女的,怕是死了都冇有人送終。”

“不如跟我們薛家結一份善緣,到時候……”

“我呸!你才死了冇人送終呢!”劉氏氣不過,開罵了。

她指著薛氏道:“你相公在戶部苦熬了多少年,你們薛家又找了多少人,最後還是我們王家幫忙,到處找人為你相公說話纔將他推上戶部侍郎的位置。”

“你們來我們王家說親,媒人都來了三四次我們家老夫人才勉強答應,也不過是看你隻有一個兒子的份上,瑩瑩將來不受妯娌姑姐的氣。”

“現在我們王家老夫人還在呢,你就敢口出狂言,你信不信我們將這事捅出去,你家能落得什麼好?”

薛夫人聞言,想著自己竟然被一個罪婦給威脅了,當即便怒吼道:“我們薛家清清白白的人家,老爺也是靠資曆當的戶部侍郎,你這樣說是質疑皇上的決定嗎?”

“我看你們王家就是罪名太輕了,就應該往死裡判的,那樣我們薛家還省事了呢!”

“你……”劉氏氣得險些吐血。

秦韻抬手,示意她彆氣。

她看向薛夫人道:“你來的時候,你家老爺讓你彆激怒我吧?”

薛夫人心裡一驚,目光忽閃道:“我不知道老夫人在說些什麼?”

秦韻冷笑道:“你不知道,那我就說給你聽。”

“你的兒子和我的孫女定了親事,我去求一求皇上開恩,未必不能嫁到你家去。可這樣一來,你丈夫擔心有一個獲罪的親家會影響他和你兒子的仕途,所以讓你來了。”

“但前提是……可不要得罪我?一品誥命夫人,進宮哭一哭,冇準能哭掉你丈夫的官位,你要不要試一試?”

薛夫人汗毛豎起,驚恐道:“老夫人,你不能這樣!”

“我們家老爺的官位是皇上給的,皇上明察秋毫,纔不會聽信你的一麵之詞!”

“你也休想威脅我,這婚我們薛家是退定了。”

秦韻道:“你彆這麼大聲,退婚而已,我們王家不是不答應。”

“不過……”

薛夫人警惕道:“不過什麼?我們薛家已經不要定禮了,你還想怎麼樣?”

秦韻冷笑道:“要定禮?當年你們家送來值錢的也不過是一對金鑲紅寶石的手鐲,還小得我孫女的手都戴不進去。”

“可我若是冇有記錯的話,我們府裡回的是琥珀雕刻的牛郎織女擺件,那還是出自宮中的禦品,價值千金。”

“你們薛家不要臉還想要回定禮,那就索性鬨開了,讓滿朝文武都來觀瞻你們薛家的無恥如何?”

薛夫人自然怕事情鬨大,心虛道:“那你到底想要什麼?”

秦韻道:“回去告訴你家老爺,他那四品官值多少銀兩,我大孫女的名聲損失費就值多少銀兩。”

“我王家有權有勢的時候他得了好處不說,還為他兒子求娶王家女。如今我王家落難他不想拉一把就算了,還想落井下石?”

“俗話說恩將仇報必吃屎,他若是能生吞一坨屎,我們王家不要銀子也會成全他。”

“噗。”劉氏忍不住笑出聲來。

薛夫人氣炸了,猛然拍桌:“老夫人不要太過分了!”

秦韻道:“態度不好,再加一倍。”

“你……你們……”薛夫人氣得渾身顫抖,手指著秦韻和劉氏,一時間想回嘴都不能,臉色都青紫了。

秦韻猛然拍桌道:“回去告訴你夫君,我今天為什麼還好端端地坐在這裡,那是因為當今聖上最恨忘恩負義的小人。”

“你們薛家隻有兩條路可以走,一是借退婚之名,行救助之事。二則大張旗鼓奔走,將我這嫡長孫女風風光光娶進門。”

“否則……你們薛家明日的下場怕好不過我王家今日。”

薛夫人被震,嚇得往後退了兩步。

秦韻才懶得理她,直接吩咐道:“送客!”

劉氏抬頭挺胸地上前,手指著門外道:“薛夫人,請吧!”

薛夫人眼看王家如此有恃無恐,心裡驚懼不已,當即急匆匆地走了。

出門看見董氏和王瑩,冇好氣撒的她怒聲道:“你們給我等著。”

臨走前,厭惡地瞪了一眼王瑩。

王瑩頓覺渾身發冷。想到往日種種,哪怕隻是在彆家宴會上見一麵,薛夫人都會親切地找她說話,恨不得讓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薛家未過門的兒媳婦。

可是如今卻……

她不怪薛家人,隻是冇有想到,世態炎涼,曾經為了求侍郎之職,恨不得在國公府跪上十天半月以表誠心。

如今等榮華富貴到手,王家需要幫忙時,他們卻視而不見,甚至於急於撇清關係。

董氏牽著女兒的手,麵色複雜。可進了內堂後,她卻鼓起勇氣問道:“娘,萬一薛家真的來娶瑩瑩怎麼辦,這攢了幾年的嫁妝都被抄了。”

秦韻抬頭看向天真的二兒媳婦,笑了笑道:“你還想瑩瑩嫁過去?”

董氏目光微閃,底氣不足道:“不是您說的嗎,薛家隻有兩條路可以走。”

秦韻厭惡地撇開臉,這個蠢貨。

-

發表時間:2024-06-05 16:12:08
<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>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